说起来,写了挺多了,但是一直都忘记写出行的经历了.其实我觉得最有趣的故事一定是在路上,见到不同的人,遇见不同的事.

 
 

第一次自己出远门应该是我初中毕业的时候,那时候恰逢世博会,上海的舅舅也叫我过去玩,所以我就独自一人乘上了去往上海的火车.

其实那时候已经又动车了,但是第一次出门的我对出行有着美好的幻象,觉得坐火车会是很有意思的事,也怕动车太快来不及看沿途的风景.最终,买了一张k字头的票.

拉着家里给的一只破旧行李箱我就独自一人上了去往大城市的火车.感觉等待发车的时间是最难熬的,总想着车快点跑起来,离开这个从未离开过的城市.说实话,当车动起来的时候,我感到了十分的失望,怎么能这么慢.这是我第一次坐火车,之前对火车的所有映像都来自小学时候的常山课本.还记得书上说火车是方便快捷的交通工具.可是现实完全不是好嘛,当车慢慢发动的时候真的是巨慢!那瞬间我都觉得可能我做了个错误的选择,我应该坐汽车去上海的.

不过还好,等慢慢速度加快之后,还是能让我体会到速度的感觉.看着窗外的景色不断变换,城市在慢慢远去,能看到的房子也越来越少,取而代之的是大片的田野,车再跑一会儿时而穿过隧道时而越过河流,窗外的一切都是那么的新奇有趣.把头倚在窗户上感受着震动看着眼前的好像一副从我眼前展开在我身后收起的画卷,真是太有意思了.

有趣的不光是窗外的景色,车内同样有着有趣的事物.车里最开始吸引我的,应该是那推着小推车来回卖的卤鸡腿了.闻起来真是香啊,实在是想吃的受不了,问了下价格,也不贵,便买了一只尝尝.

可是鸡腿刚到嘴里,便忍不住大呼上当,这鸡腿虽然闻起来香,可是实际上吃起来实在是差劲的很.不知道是多久之前便已经做好送来这车上来回叫卖,感觉吃起来就是那来回热过头的隔夜菜一般,除了咸味再也尝不出其他味道,也不知道他们是用了什么方法来保持香味能持续这么久.唉,实在是味如嚼蜡,咬了两口便忍不住拿袋子一裹扔进了垃圾桶.

又过了会儿,餐车开始供应午饭了,也有小推车推着卖饭盒.卖饭盒的大妈在车厢内来回叫卖,我饥肠辘辘,可又忌惮他们那实在是不让人放心的味道还是没狠下心来买一份.随着时间推移,卖盒饭的大妈似乎开始担心盒饭卖不完了,开始了降价销售,刚开始二十块钱的盒饭只要十五块了.这时候坐我对面的小伙子似乎是饿的不行了,伸手想要招呼大妈来一份盒饭,可是他手刚起来就被边上一个年长的中年人给摁了回来说"再等等,还会再便宜的".

果不其然,中年人果真是经验丰富,大妈来回几趟之后果然又便宜了些,这回只要十块钱了.这回对面的小伙和中年人各自买了一份.这时候我其实已经是很饿了,可是又想再看看情况,因为我感觉再过一会儿可能五块钱就能买到了.于是我又耐心的等了会儿,可是事实证明,年轻人总是太高估自己的判断.当我看到大妈不再叫卖,我内心急躁了起来,拦住大妈问盒饭多少钱.可是这时候,已经不是钱的问题了,大妈告诉我盒饭已经卖完了.

于是,我在火车上,学到了我人生中重要的一课"再难吃的盒饭可能也有很多人抢着吃".当然,我没吃到这个盒饭,难吃是听对面的小伙子吃的.他没几下就吃完了盒饭,拿筷子把饭盒一插,朝窗外扔了出去,嘴里还不满的嘟囔着"真他妈难吃",于是,短短的几分钟里,我又上了一课"没抢到便宜货可能是件好事"

 
 

之后,饥饿与疲劳的双重打击下,困意袭来,我忍不住拿出本来想用来解闷的小说书垫在桌板上.在摇晃的车厢中努力进入了睡眠.....

最后修改:2019 年 04 月 19 日 02 : 07 AM
随便看看就好,打赏个一毛两毛也不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