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可以说是我过去二十余年里,认为非常重要,非常开心的一件事情,当然,能看出来我很努力的在做了。

嘴馋,让我这个懒人小时候就学会了利用家里的剩饭剩菜来在深夜里慰藉自己。不管是辣椒还是土豆,甚至是阿尔卑斯糖我也和饭一起炒过。有些事情,只有经历了才能理解,有些黑暗料理,你只有吃过了,才能知道自己是多蠢。

从小就喜欢吃各种面食,邻居也总说我是爹妈捡到的南方人。不管是粉还是面,或是包子大饼,都是特别能让人感到轻松愉悦的食物。从数量上来看,包子应该是我最喜欢吃的东西了,从幼儿园开始早上自己去买早饭,食量从买一个包子开始慢慢上涨,到最后吃着二舅妈家自己包的包子能吃下去十三个,一直到现在也一直没吃腻。

说真的,如果不算我自家包的包子,还没见过哪里的包子能比得上二舅妈包的包子。鲜猪肉,大葱还有啥我也不知道,然后再拌上辣椒面,做成包子。那叫一个香,好吃!小的时候一放假就喜欢往乡下舅舅家跑,乡下有人一起玩,当然还有好吃的包子。从小舅妈就对我特别好,顿顿做好吃的。我妈那时候不经常做包子给我吃,但是舅妈只要我到了,肯定会做包子。

记得有次过去,然后舅妈买好了肉,准备晚上做包子吃。结果下午我看着电视,舅妈过来和我说,晚上没包子吃了,肉被猫叼走了,那一瞬间,感受到了大自然的力量是无法抗拒的。

 
 

再后来,稍微大点,已经懒得自己动手做吃的了,不读书的日子里最开心的事情就是晚上吃了饭约朋友上网。然后晚上十一二点,几个人从网吧出来,商量着去哪里吃夜宵。我们的选择很丰富,有传统的面馆粥铺,也有新华书店门口的饺子摊,还有文峰小学那的烧烤龙虾。

每次街面上有哪家新开的铺子,我们都会选择去尝试一下,几年下来,我们见证了常山餐饮业的起起伏伏,见证了一家家新店开张一家家老店的关门歇业。

那时候也没有满大街的什么鸡排奶茶。早几年的时候街上奶茶就一两家,算新华书店那儿的时间最长,其他的店基本不过一年最多两年就经营不下去了。还记得有次晚上看了电影还是上网,出来的时候已经是十二点多了,实在是想喝点东西,街上也没罗森全家这样的二十四小时便利店,一家家店找过去,最后还是在新华书店这里跟朋友两个人一人买了一杯奶茶。记得从店里出来还跟老板说早点关门回去休息,老板说我们要是没进去他就准备关门了。

 
 

那时候也没什么钱,跟同学聚餐就专门吃火锅,点个一桌子菜大家平摊也就二三十块钱。更重要的是那里饮料免费畅饮还有免费小菜。那会儿都是先同学几个聚个餐,然后看着没服务员注意就塞个几瓶饮料到包里(还有个家伙喜欢拿点花生米海带丝之类的凉菜走),准备聚餐完了就去上网省下买饮料的钱。

 
 

有时候跟几个从乡里出来玩的小伙伴一块上网,到了饭点儿叫他一起到我家吃点,他们一般都是拒绝了,直接在网吧里叫个外卖就好了。我第一次叫外卖也是在网吧吧,那时候跟家里说去同学家玩了,中午不回来吃饭了,然后实际上就是几个人躲在网吧里打游戏。到了饭点,会有人来发小广告,一张小卡片,上面写着炒面,炒饭,盖浇饭一类的菜单,价钱也不贵,一份基本八到十块钱,味道好吃不到哪儿去但是也算过得去了。后来,我还把这个叫外卖的电话存进了手机里,那时候还没什么饿了么美团能叫外卖,基本就是靠打电话来的。然后有次晚上十一点了吧,家里人都睡了,我在家三楼打游戏,感觉得吃点什么补充体力,然后想到了从那小卡片上存的电话号码。我现在还清楚的记得,那家外卖叫做小丸子外卖。当时我还想,这么晚了,我家住的又这么偏,人家能送吗,是不是还得再加多少外送费啊。怀着忐忑的心情我打了电话过去,还别说,人家还真没关门,然后我也忘记我点了啥,应该是个什么盖浇饭,然后还特意叮嘱老板等下外卖到了别敲门,给我打电话!要是被我家里知道我这么胖还大晚上叫外卖得削死我。于是,这便成了我第一次在家点外卖的经历。

后来陆续也在家点过几次这家外卖,但是再后来,那个电话就打不通了。也许是像我这样大老远就点一份盖饭的人太多了吧。

 
 

在我还没上小学的时候,那会儿街上吃夜宵的地方也不多,基本一个灯箱放外面写个粥字儿就算一招牌了。那时候还觉得,这夜宵就喝粥得多没劲,还不如在家随便做点儿啥吃的。后来是应该到了初中吧,第一次去吃了大排档,才知道了虽然灯箱上就写了一个粥,但是原来有这么多好吃的,烧烤,小龙虾,还有各种各样的卤味什么鸭掌鸭翅,还有兔头。那会儿也还没流行烤鱼什么的,出去吃个夜宵基本就往那一坐,"老板,来十个翅膀,再炒个螺丝",这在我看来已经很社会了。后来我才知道还有更社会的夜宵吃法,不过那是后话了。

 
 

我姐也是个喜欢吃的人,自打我初中起,那时候她已经上班了,她也不时带我晚上出去吃点儿,我的肚子也是那时候开始大起来的。那时候跟着她,也是吃了不少好东西,不然我自己也吃不起,一个星期也就六七十伙食费,还得省个二三十来周末上网,哪来钱吃那些,有时候自己下晚自习买个饼吃已经很不错了,还得是菜的,要是肉饼啊,那得隔几天才能奢侈一把。说回来,我好夜宵这口也算是我姐给帮着培养的,家里是一直不让我上外头吃东西的,每回我们姐弟俩在外面吃完了夜宵回家,家里人肯定问是不是又吃东西了"没有,就到外面玩了一圈就回来了"说话的时候还会不由得舔舔嘴角没擦干净的油。

 
 

上了高中之后,生活费稍多了些后和我姐吃出去吃夜宵就变少了,基本是跟我几个同学朋友,几个人凑点钱,能吃啥吃啥。没钱了就互相接济着,好歹一人能凑一碗面出来。手头宽裕的时候,就在夜宵摊上,来点鸭翅鸭掌,再来几瓶啤酒,美滋滋,尤其是大夏天的时候,还特别解暑。

 
 

后来上了大学,和小伙伴们基本也就只能在国庆或者寒暑假的时候才能碰上头了.不过还是一样,晚上家里吃了饭大家就直接一起到网吧上网,上了网再一块儿吃个宵夜,一起吹吹牛逼然后摸摸肚皮各自回家。假期在老家的安排每一天都是相似的,偶尔有时候手头不宽裕就只能"哎,我今天有点事情,你们去吧",或者有时候就干脆"我没钱了,你请我上网好了",当然,请完上网,夜宵也是一块儿了.

我们夜宵吃的,从各家面馆再到包子大饼,啥都吃,后来稍钱宽裕点了,吃吃烧烤,再后来常山也开始吃烤鱼了,我们就出来点个烤鱼一人来一瓶啤酒,再不够就再烤几个生蚝,很是滋味。几个人坐在一起,一个笑话我们可能每年都讲,但是每次大家都笑的跟煞笔一样。但是,大家是煞笔的时候,真的都很开心,没钱,一人来碗面,也是非常的满足。

 
 

吃东西的喜悦我觉得是要和人来分享的,小时候大年夜最开心了,大鱼大肉,什么菜都往桌子上摆,馋啊,但是人没来齐,也不会想着自己先吃,得大家坐下来,拿起杯子,碰一下,那才是年三十啊。所以其实到了现在,有时候过年吃饭人多没有玻璃杯子,只有一次性的杯子,不能碰那一下发出清脆的叮的一声,我会觉得确实了仪式感.再到了晚上,又是那几个朋友,大家还是上网打游戏,之后再找个地方宵夜去。过年了,大家都有钱,奢侈一把,点个煲,炖着牛肉或者羊肉啥的。每回吃完都觉得太tm亏了,就几块儿肉还这么贵,但是下次还是照样点。

记得第一次点煲的时候那时候也是过年,几个人吃夜宵去,感觉天天吃那些烧烤卤味也吃的够多了,吃点儿别的,老板就说那点个煲吧,来个牛肉煲,我们一开始觉得是不是很贵啊,问多少钱,"八块",在声声焰火爆炸的声音中我们听到了让我们觉得便宜到不可思议的价钱,于是我们认为这是一小碟的价钱,我们可以先尝尝看,然后就点了。之后就是一个大砂锅放在桌子中间的煤炉上炖着,我曹,太超值了,吃吃吃。然后吃完一结账,好嘛,是一百块一个煲,还好,是过年,口袋里还有红包,不然平时我们还真拿不出来只能留在那刷盘子了。

最后修改:2019 年 05 月 29 日 05 : 43 PM
随便看看就好,打赏个一毛两毛也不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