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为做过一些杂七杂八的工作、兼职、实习,所以有机会接触到一些平时不怎么会接触到的人。他们来自各行各业,形形色色,有的人,在我们未知的背后有着他们的故事。

 
 

先说说我因为一个突如其来的兼职工作而遇到的那些人吧。这份兼职是我在实习时候接到的一个神奇的工作——驻厂。应该是叫这个,我也不清楚,因为我也是做了一段时间之后听别人对人说我是驻厂(音)我才意识到,奥,原来我做的这事情还有个名字。

说白了,我的工作是替物流?发货商?来盯着运货司机到厂子里交付运输的东西,给签收的单子拍照留档发给发货商,同时帮忙处理一些可能发生的突发事件(比如说有时候碰到司机在路上急刹车了,拉的箱子就给碰裂了或者碎了,我就得让厂子里负责验收的来确认东西有没有损坏,如果没有损坏就让那边下趟货顺带箱子或者板子过来重新封好,如果损坏了?那我也不知道,也没碰到过)。

因为这个兼职,接触到了很多大货司机。喜欢聊天的我也就经常和他们聊上几句。

来的司机大部分时候都是陌生的,基本他们下高速前都会打电话问我下高速后怎么开才能到厂里,偶尔也会有见过的司机再来,这就不需要向我问路了,他们也都熟门熟路了,流程也清楚,自己就开车到厂里,手续办完把货给卸了,然后拍个照发给我,这样我就连现场都不用去了。不过,这毕竟是少数情况,大部分情况都是,电话跟司机沟通半天发现还是难以和他说清楚厂的位置,他也不会使用导航,我只好在我公司门口等着他们的车经过,然后爬上特别高的驾驶室给他带路带到厂里,然后再带进去领单子等卸货,再签字拍照。这就是我驻场工作的大部分工作内容了。

偶尔,会碰上那种有栏杆的大货,如果司机一个人开车来没有带人来,我就得帮忙拆栏杆。不要觉得这很轻松,这些栏杆巨沉,一个人根本拿不动,都是从插孔里取出来直接往下扔。而且,在车上有货的情况下,人只能站在车身的边缘,一遍要卸栏杆一遍要保持身体平衡不让自己掉下去。还好,至今也没出过什么大事,只有一次帮忙拆栏杆的时候和司机两个人没沟通好,刚拆下来的时候司机直接松了手直接砸在了我的手上。当时就吓尿了,赶紧一只手抓着栏杆从车上往地上爬。到了地面开始害怕自己是不是被砸骨折了。记得当时还特别紧张的打电话给发货那边问这算不算工伤给不给报销。还好,也就当时痛了一会儿就好了。

大部分时间,并不是在卸货走流程,而是在等。开始几次还算好,每次车来了就直接进了。后来,我就发现这工作实在是浪费生命。因为厂子一共这么大,卸货的叉车一共这么多,经常碰到的情况就是,车子九点多十点多久到了,司机说因为发货那边催的急,一晚上没睡觉开过来的,然后到了厂门口,里面卸货的还没出来,门口排队进去的车还有不少,得,等吧。我就跟着司机一块巴巴得等到了中午吃饭时间还没进去,好嘛,接着等吧,里面人中午吃饭休息,十二点半还是一点再开工。还好,厂对面是个工地,中午有人拉着盒饭来卖,也不至于挨饿。我还记得当时我身上就带了十块钱,我还在想,我曹,这盒饭多少一份啊,要是钱不够就尴尬了,然后在我犹豫要不要过去买饭的时候,司机的儿子就买了三分饭招呼我一块吃。说实话,那菜确实难吃,不过好歹也是别人请的,几下就吃完了。

那时候大夏天,正中午啊,三个人就躲在车子挡出的阴地抽着烟等着放车进去。一边聊着一遍等。司机是河南的,说最烦就是往上海跑,一路上交警罚,交通管制,单子又急,挣又挣不了多少钱还一路担惊受怕的。不过说实话,挣的其实不少了,就是累,他们开大货,基本上是两个人开一辆车,一个睡觉一个接着开。也有见到是带着老婆一块跑长途的,问他老婆也会开车?就是带着出来路上聊聊天,睡觉的时候看下车别让人偷油偷货。

好吧,等等等,终于进厂了,一共两个卸货的车位,停好,然后就等吧,等叉车来卸货。

前几次我不懂规矩,就在哪干等,结果厂里的叉车司机就是在边上聊天也不来卸货,后来还是我这边司机认识的一个从江苏调来的叉车司机给帮忙卸的货。好吧,后来才听司机师傅说"这帮开叉车的坏的很,不给塞钱送包烟能急死你"。确实,这边大货司机在这急着等卸完货好出去再去找活拉,多耽误了时间到了时间就没法出城了,在上海多待一天又得亏不少钱。

行吧再后来进去送货,如果没人来卸货我就会跟司机说过去赛点小钱递包烟。

不过,到后来应该是厂里面发现这个事情有点严重了,影响工作效率啊,后来我们每次进长门就拿到一张东西,正面是厂里的地图,反面是告示,大概意思就是,如果厂里有人吃拿卡要,请向电话xxxxx举报,严惩不贷。恩,对了,后来厂里一开始负责我们这块的那人再也没见到听说是调走了,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这事儿,再后来管事的是个光头佬,管理确实有一套,经常在场地上盯着,再也没叉车敢摸鱼偷懒了,之后就快多了。

 
 

做这个兼职,接触到最多的还是一个个大货司机。他们都是一脸风尘,多是苦大仇深的表情,不知道是不是在高速上给尿憋的。开车的多是三四十岁,有的带个差不多年纪的,有的带个徒弟,还有个来次数比较多的是带着自己儿子,说想让自己儿子读书学点东西别再开大货了,这行现在不好赚钱了,但是看着他儿子比我年纪还小一脸腼腆的样子,也是不知道应该怎么接话,只能结果他递过来的烟笑一笑。

 
 

见过了很多大货司机,有懂规矩的,提前打电话跟我沟通好流程自己把事情办了拍照发我不用我到现场,也有跑三趟碎两次箱子要我给重新装箱的。最过分的是又一次,十点多了,他打电话跟我说他到了,嗯,晚上十点。晚上十点打电话跟我说到了,门卫不让进。好吧我又得打的过去跟门卫说,然后打电话给他们管事的,还被一顿训不懂规矩这个点给他打电话,还好,最后还是给放进去了,这也是我第一次见到晚上卸货的样子。厂里探照灯开着,叉车也开着大灯,给场地照的比白天还亮。到处都是叉车引擎的轰鸣声,应该是在加班理货。卡卡就是一顿操作,然后卸完货签完字我赶紧回去睡觉了,然后第二天又来了一趟货,好吧跟着过去,然后到了厂门口,"晚上叉车班加班到了三点被领导赶回去睡觉了,要等下午再开始卸货"。好吧,又是在厂门口浪费生命。。。。。。

 
 

说实话,这个兼职,最让我难受的不是等,不是帮忙干杂活,而是,这边三四十岁的司机叫我徐师傅,那边发货那边二十多岁的文员叫我徐工。尼玛,我就这么显老吗?过分!

有空接着写其他工作经历和遇见的人。

最后修改:2019 年 04 月 19 日 02 : 10 AM
随便看看就好,打赏个一毛两毛也不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