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次国庆假期临时需要维护网站,不得不在夜里去网吧加班,一直忙碌到凌晨,我才空下来,发现网吧也跟以前很不一样了.

两年没去网吧了,从前常去的网吧也早已搬到了我找不到的地方,再一路跑到塔山下才找到了幸存的一家网吧.这原本是规模很大的一个网吧,开在新华书店的隔壁,后来搬到了塔山下,规模也小了很多.再到现在,似乎也只是勉强活了下来,幸存下来一共两格店面,不过有一格也改成了超市,剩下一格宛然一种苟延残喘的感觉.我到那时也不过九点左右,本该是网吧最热闹的时候,但是不知是因为小雨还是何故整个网吧只有寥寥数人。

到了凌晨我才算是空下来,起身上厕所,一路走过,发现已经没几个人在打游戏了.几个中年大叔都在玩熊猫机一类的东西.可能现在已经很少会有人在网吧通宵打游戏了.新的一代年轻人,他们的社交/游戏好像都是依赖于手机,好像不再会有人翘自习跑出去网吧打游戏.他们只需要书桌里有一只手机,就似乎拥有了一切.上完厕所回来又仔细看了一圈,确实只有坐在我身旁的小哥在打游戏(英雄联盟)。其实这也是我选这位子的原因,边上有人在打游戏让我觉得有种很安逸的感觉。看看报错,再看看代码,还是看看边上的无限活力有意思。看他玩了几把快乐风男,似乎也是跟我一样的菜鸡,一场结束,死亡数基本是杀敌的二到三倍。

这一晚上总有种错愕的感觉,仿佛自己去了一个假的网吧,从头到尾都是那么安静,不是记忆力那个呼朋唤友打肉山打大龙的地方。网吧的气氛,我映像最深刻的应该是原本在十字路口楼上的那家网吧,网吧也不算大,但是总是人满为患,经常到了十一二点还是坐满了人,还经常会有等位子的人扎堆看别人打游戏。空气里总是弥漫着二手烟的味道,有点难闻,以至于每次一出网吧就会有种溺水的人终于爬上岸的感觉,大口地呼吸。受二手烟毒害而干瘪的肺部,在此刻恢复丰盈具有弹性。就算夜深了,在一楼的街面上也时不时能听到二楼网吧里传来各式的吆喝。最让我记忆犹新的是那句“快到浣花溪畔”。那似乎是个团队指挥,不知道打的是什么游戏,在我初中乃至高中毕业的网吧生涯中,只要我去这家网吧,总能听到他在喊人到浣花溪畔集合还是干嘛。也时不时会有人被烦的不行让他小声点,然后他就会邪魅一笑“打游戏这样才有感觉喂”。似乎,网吧从诞生开始就注定应该是这样的。

夜里三点,我总算改完了bug,给边上的小哥散了根烟看着他打游戏。临走前,终于看到了他胜利的游戏画面,吐出最后一口烟,出门,骑上电驴,回家。
多日阴雨,也许是这几日大家久别重逢都在家里陪伴家人或是好友聚会,也许是我这次去的时间不对,下次再去,网吧应该还会是之前熟悉的样子吧。

最后修改:2020 年 10 月 13 日 04 : 54 PM
随便看看就好,打赏个一毛两毛也不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