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最头痛的一件事件就是租房了.从学校毕业多少年,租房的痛苦就伴随了我多少年.先是上海的地铁尽头,之后就是闸北还是闸口的上下铺.终于离开上海之后经历了第一次的隔断单间,也算是住的还可以,虽然洗手间与厨房是阳台改的,冬天洗个澡感觉四处漏风.之后住过安置小区的合租房还有同事新买的二手房,磕磕碰碰结束了在宁波瞎混的日子来到了杭州.
在杭州租房感觉困难程度相比之前完全是提升了数个档次,不管是同档次出租屋的租金和地段都是性价比极低.杭州也确实没有辜负奋斗逼之都的这个称号,仿佛来到这个城市的人都能够忍受自己被折腾自己的钱包被折腾.在租金满意的情况下往往只能看到比床大不了多少的一个小隔间,也许是公用洗手间或是卧室之中独立隔出一个转身都困难的"独卫".住在这样的房间里实在是令人难以忍受.所以在杭州我一向是尽自己所能去租一个自己能负担得起的"好房子".所以在杭州虽然了经历了不少的公司,但是环顾四周,在同级别的同事中往往我是房租最高的一个.有时甚至会发现衣着光鲜靓丽的同事居然是两个人合租一个房间,只为和人平摊八百的农民房房租.说实话,有时候我也会比较羡慕能租一个这样便宜的房子,虽然不能接受与他人同居一室,但是如果一人负担房租也觉得十分便宜,只不过农民房的居民一向鱼龙混杂,一栋三四层楼的房子往往会住着十来户各色各样的人家.虽然我一直都没有什么积蓄,更是一个单纯的雄性胖子,可还是会担心安全问题而拒绝这样的居住环境.
当然,在这个奋斗逼之都,几乎是我走到哪儿,农民房就拆到哪,从最开始住的滨江再到现在女朋友所在的余杭,农民房的归宿终将是一片残垣断壁,也许之后会是变成热闹的商场或是高档小区,只不过那时我又不知道会在何处.
在杭州待的时间也不长,不过是两年而已,却已来来回回换了数个住处了.滨江萧山余杭西湖.可以说一直过着颠沛流离的生活,换房子的理由也是各有不同虽然都差不多跟换工作有关.
现在住的房子是我在杭州差不多最满意的房子了,可以承受的租金,以及可以接受的上班时间,还有着令我最满意的天然气厨房.这房子的一切都令我很满意,除了一点,它是套两室一厅.
一开始是跟同事一起租的这个房子,到现在也不过才三个月出头,但是现在同事已经跳槽走人,留下了一个空房间和半个月的房租补偿给我.如今我面临的是近期内要是原本他住的房间租不出去我只能搬离这个令我满意的房子了.两个人分摊的房租还可以接受,但是一旦有人离开,瞬间就会感觉房租是个令人难以接受的数字.所以这段时间我不断地在网上发帖,不管是微博58还是豆瓣,只要可能我都会去找机会让人能看到这个我喜爱的小窝,希望能尽快找到下一个合租伙伴来继续安逸的生活.
一直到今天,一共就来了三拨人来看房,第一拨是两个盆友一起过来的,但是似乎不喜欢这个小区于是就没了下文,第二波其实就一个也许比我略大几岁的男青年,似乎是比较满意房子但是觉得位置离地铁站太过遥远令他望而却步.第三波,是我在小区门口捕获的四人租房小分队,他们是一同从福州来杭州的小伙伴想租套二居室或者三居室,看样子好像对我的房子还挺满意的,只不过没有当场下决定,最后加了我的微信然后离开了.
我现在时不时都会打开豆瓣或者微博来看是否有新的留言,生怕错过任何一个推销的机会.也许,我的努力会为我带来转机,在眼下这个艰难的时刻让我能成功渡过难关,找到一个合适的合租室友来免去我再次找房子搬家的苦难.

最后修改:2020 年 08 月 17 日 12 : 34 AM
随便看看就好,打赏个一毛两毛也不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