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小学时候入的小说坑,那时候从同学手上偶然借得一本武侠杂志,一读便入迷.从此便经常厚着脸皮跟同学借此类杂志,而同学自己本身不喜欢此类小说,于是在她将其兄长的几本小说借给我看了个遍之后我只得另寻他法.
自小时候起,零用钱就不曾宽裕过,每日可供支配的不过是早饭的几块钱以及中午可能会有的一元零用.本身在那时候还要攒着钱以供周末上网之用,所以平日里根本攒不起钱去买小说、杂志,只能继续向其他同学借阅了。那时,班里还有几个同学也是十分喜欢看此类闲书,一人可能家境尚可于是家中有不少的书,但是却很少愿意借给他人。为了借书,只得每日里与他耳边叨叨,磨的多了,偶尔也能借来几本。一得空便忍不住想要一口气看完。
看的最过瘾的时候自然是那时不算主课的英语课上,一指厚的武侠杂志放在桌肚里,只消一节课的时间便能看去大半。留下的故事结尾在回家午饭之后躺在床上一口气看完,然后下午去学校之后忍不住上课走神想象着要是故事里的主角是自己会是怎样。只要有书每日皆是如此,于是阅读的速度越来越快,直到高中时,一本杂志完全不够一节课打发时间的,于是自己买书越发频繁。每次路过学校门口的报刊亭都要停留下来翻找有没有合乎口味的精神食粮,再到后面即便一次买数本不同的小说、杂志也供不上我读书的速度,桌肚里塞着大量的闲书却是没书可看。
常在河边走哪有不湿鞋的人。桌肚里的书堆的多了,有时没来得及往家里转译,不时就会被一网打尽,尤其是高一时的班主任似乎定准了我。时不时就会来次突然袭击,有时即便我没在看小说也找个由头来查我的存货,于是高一时很多书都没能保存下来,实在是十分可惜的事情。
不过好在后来高二分班之后班主任是一个十分开明的人,似乎只要我们不给他找麻烦打扰他看小说打游戏便很少会过问我们的事情。记忆里好像在他课上看小说的时候被他发现他也未曾收过我的书,只不过会走到我身边站一会儿,待我发现把小说塞回去之后他就又离开了。不过,说实话,他的讲课水平确实很高,业务水平过硬,所以即使他对我如此宽容我也很少会在他的课上看小说,只不过有时讲卷子的时候会忍不住看一会儿。不过其他时候我都不怎么挑,只要是课基本都没有说不看小说的时候,即使是上公开课,我也能够从上课看到下课,只不过直到下课时也不敢去看坐在我边上旁听的老师是怎么样的神情。
只不过数学老师十分严厉,容不得别人在课上做其他的小动作,一旦被他发现就会被他大声呵斥或是一阵冷嘲热讽,于是在他的课上,看不看小说成了一种比较玄学的事情,只要没被发现,就一直看下去,被发现了就赶紧老老实实配合上课积极互动,偶尔看的出神,老师走到身边才发现,一瞬间就感觉自己的背上出了一层细密的冷汗。
总的来说,高中时候上课看小说实是一件十分精彩刺激的事,到现在依旧是回味无穷。再到了后面,去外地读大学了,老师更是不管你在课上做什么,只要不要太过分或是影响到了别人都很少会有老师说什么,当然这得排除我们高数老师在外。我已经忘了这位只给我们上了一学期课的老师是什么名字了,只记得在她的课上市绝不允许做任何与上课无关的事情。不过可惜的是虽然这位老师上课认真,讲课水平也很高,可是一起上课的两个班,依旧是有差不多一半的人高数挂了。所以一直到现在我们都在怀疑我们只上了一节课的高数到底是教学计划安排还是因为挂科率实在太高了以致学院不得不给我们停了这门课,实在是汗颜。
不过,似乎是因为到了大学,看小说的环境不再是那样紧张刺激,对看小说的渴望似乎就不再那么强烈了,高中时候一天能看完的书在大学里可能在周五临放假的英语课上才能看到结局到底是如何。不是看的慢,而是空的时候总是有太多其他的事情好做,手机、电脑各种各样逛不完的论坛和打不完的游戏,能留给看书的时间越来越少。
少了那种在桌肚里看书的环境之后,再也没有那样让人沉浸在书里的感觉了,实在是令人遗憾的事情。至此时,书依旧会买,但是不再像之前买的那么多,买来了也只不过可能包装都没拆放在书架上等待拆封的机会。书一直都有,也一直在书架上,也不会再有机会再被塞在桌肚里等待那个偷偷摸摸会看它的人了。

谨以此文,纪念那些在桌肚里的书。

最后修改:2020 年 08 月 06 日 10 : 15 AM
随便看看就好,打赏个一毛两毛也不错